|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24小时播不停:
当前位置:溧阳新闻网 > 戏剧频道 >

130位美国艺术巨头欲“艺术罢工”反对特朗普,何以徒劳?

  • 时间:2017-01-12 11:50
  • 来源:未知
  • 作者:溧阳新闻网

  近日,众多美国艺术家和批驳家共同呼吁文化产业同行们在1月20日唐纳德·特朗普就职典礼当天进行名为“J20艺术罢工”的抗议活动。以表现“对于候任总统就职的一种不遵从行动”,他们呼吁“博物馆、画廊、剧院、音乐厅、工作室、非营利机构、艺术院校等都将在那天关闭”以抵御“特朗普主义”。而在金球奖颁奖礼上梅丽尔·斯特里普6分钟针对总统的尖利获奖感言赢得一片叫好。这些抗议真的有用吗?

  “J20艺术罢工”行动申明

  这一天终究会到来。距离2017年1月20日,继任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就任仪式的日子不到两周。这一天将如何被历史书写?美国人又将如何度过这一天?

  从某种意义上说,一群最受钦佩的美国艺术家提出的“艺术罢工” (J20 art strike),使得他们将在这一天无所事事地歪在床上,用一瓶龙舌兰酒和丧气的乡村音乐麻木本人。

  我并不是说包含辛迪·舍曼(Cindy Sherman)、朱莉·梅赫雷图(Julie Mehretu)、理查德·萨拉(Richard Serra)、琼·乔纳斯(Joan Jonas)在内的130多位美国艺术巨头将在这一天醉倒在羽绒被下,但是他们呼吁在1月20日,不做任何工作,他们还激励博物馆、画廊、剧院等文化机构也在1月20日全天闭门谢客,以“艺术罢工”的方式反对“特朗普政权正常化”。

  情绪上,我完全同情支持。无论身处地球的何处,我们将进行一场为期四年的罢工,仿佛在特朗普的任期内放弃一切,这才是公道的。但是对于身处世界最壮大办公室,一个手指放在核按钮上、另一个手指玩着社交网络的不及格的执政者而言,这一切似乎皆为枉然。

  “艺术罢工”并不能遏制特朗普政权。

  然而,“艺术罢工”却是我听到的反对特朗普最行之有效的办法,但是如果这次罢工遭到还击,美国左派将长期处于弱势。我非常欣赏这些艺术家,但是以主张关闭博物馆,或者削减学生的艺术课程吓唬执政者的感官,显然他们还没真正领会到政治的艰难,文化精英们还处在舒服状态下,浅层的、激进的故作姿态之中。作为习惯了倾听而鲜有尝试的出色艺术家而言,是否还记得20世纪60年代那场请愿。

  这样的抗议运动也许只能晋升参加者对自己的良好感到。以最好的方式说“我的名字不在此列”,并以各种方式遏制特朗普不予连任。但我们不得不面对一个问题:艺术和严肃文化是美国生活中已经被边沿化,特朗普的成功已经证明了这一点。封闭博物馆不会对支持他的人发生任何影响。对特朗普的支持者而言,假如实现电视娱乐的罢工,也许影响更为深远。

  辛迪·舍曼(左)、理查德·萨拉(中)和琼·乔纳斯(右)等呼吁在特朗普就职典礼当天开启“艺术罢工”

  在被艺术光环覆盖的平安碉堡之下,这些受人敬佩的艺术家们好像鼓动博物馆馆长和艺术老师们以自己的生计冒险。此刻“艺术罢工”可能成为艺术机构工作职员的个人风险。也许艺术机构基本不用挑战性地宣布自己是新政府的政治敌人。这并不是说,人们不该去为此冒险,但事实上,这些艺术家们呐喊的“艺术罢工”却是狂妄的。懂得一流艺术家收入状况的人都能够想见,对于辛迪·舍曼、理查德·萨拉这样的艺术家而言,休息一天对他们而言并没有危险,但对于一般艺术工作者而言却并非如斯。

  也许对特朗普而言,“艺术罢工”听起来有点可怕,但这次罢工能到达怎样目标?没有。金球奖颁奖礼上梅里尔·斯特里普的雄辩地将自己置于俎上。但这似乎也和“艺术罢工”一样,毫无意义。

  在自由主义的社会表征下,以这种门路抗议特朗普是徒劳的。一个种族主义者、性别歧视者将代表美国站上国际舞台这事想来就足够的糟糕,但前所未有的恐惧还不止于此,他的波动性和不老实性使他不懂得和不尊敬民主自身,更别提他和普京异乎寻常的关联。

  艺术的抗议和金球奖上以华美的辞藻讥讽特朗普都是徒劳的,他们并没有真正认知到世界所处的危险。对于自由主义者而言,这并非激进的机遇。只是历史选择了这一代人并将会进行考验。

  请保留你的气力——你需要它。

  延伸阅读:

  部分签订“J20艺术罢工”的艺术家介绍

  辛迪·舍曼作品

  辛迪·舍曼(Cindy Sherman),美国女摄影师、艺术家。她善于在一系列作品中以自己当作主角,上如明星般的化装,并设计如戏剧般的场景和服装来构图,某些时候更刻意女扮男装,打算颠覆既有的女性或男性印象。

  理查德·萨拉作品Tilted Arc

  理查德·萨拉(Richard Serra)美国的极简主义雕塑家和录影艺术家,他以用金属板组合而成的大型作品闻名。在1981年,他的装置作品 Tilted Arc在纽约联邦广场开幕,这座3.5米高、拥有柔和弯曲线条的弧形的雕塑自揭幕之日起便引来伟大争议,1989年3月15日,这件雕塑作品被政府下令拆除并视为废铁处置。

  芭芭拉·克鲁格作品

  芭芭拉·克鲁格(Barbara Kruger)从招贴和杂志广告中转达时代的重要性。她将震撼的图像和刺激性的抗衡联合起来,揭示出其中的观念。她的作品将焦点集中在揭穿后资本消费、家长制社会中权力的作用、媒体的威力、女性的观点等。

  汉斯·哈克作品凝聚的立方体

  汉斯·哈克(Hans Haacke)的艺术可以被归类为观念艺术。在他的作品里我们不难发现他所多数关注的是复杂的社会题材。自1960年代,他开端制作有关艺术,资本和权利之间关系认知的作品。

上一篇:川美老院长叶毓山主持创作的长江大桥桥头雕塑 背后竟这样曲折
下一篇:2017纽约弗里兹参展画廊名单公布,四家中国画廊参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