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24小时播不停:
当前位置:溧阳新闻网 > 戏剧频道 >

苏汉臣和《秋庭婴戏图》

  • 时间:2016-11-17 08:07
  • 来源:未知
  • 作者:溧阳新闻网

  《秋庭婴戏图》为宋代苏汉臣的代表作之一,现藏于台北故宫博物院。作品描绘了秋天时节两姐弟于庭院中游戏玩乐的温馨局面。画家采取了三角形构图,在背景部分部署自惭形秽,自愧不如了一块巍峨入天的笋状奇石,奇石周围,芙蓉花摇曳生姿,婀娜万象,或昂头绽放,或含苞欲开。用青色渲染的芙蓉叶大小不一,浓淡相间,陪衬得微微泛红的芙蓉花更加娇美。芙蓉花旁,一簇雪白的雏菊悄悄探出,似不与芙蓉争艳,只一心装扮安谧的秋色。花丛中安置着一张精细的圆形漆凳,凳子上摆放着各种玩具、漆红佛塔等。在这宁静祥和的庭院中,似乎还飘着一股淡淡的花香,引人沉醉。

  画面的主角是两小孩,一穿白衣,一着红衫,正专心致志地拨弄着圆凳上的枣磨,仿佛早已忘记本人身处静美的秋庭。枣磨为秋天的节令玩具,需取鲜枣三枚、细竹篾一根,将一枣横切去半,露出坚挺的枣核,再用三只竹签将其鼎足而立;细长的竹篾两端各安红枣一枚并置于枣核上,微微一拨,旋转不已,形似二人推磨,故而得名。据台北故宫李霖灿验证,这种游戏在民国时代还风行于北方地域。

  在人物描绘上,苏汉臣描绘入微,不论是眼眉、头发、手势仍是衣纹都精心处置。他的衣纹线条多用高古游丝描,圆润流利,质感强烈。敷色雅致,衣饰花纹点染仔细,将官宦人家孩童的常态出现得酣畅淋漓,叫人心生怜爱。能够看到,苏汉臣笔下的儿童形象浸润着富贵气息,这也正相符北宋末期宫廷院画的典型风格。

  ▲苏汉臣,秋庭婴戏图,197.8cm×108.4cm,立轴,绢本设色

  值得注意的是,画面中庭院风景占了近二分之一的空间,主角二人却被支配在角落一隅。这种看似"喧宾夺主"的做法实则正是画家技能高明的体现:将二人周围大面积留白,舍去烦扰,堪称匠心独运,深谙谢赫六法中"经营位置"的奇妙。同时,借助孩童的精力和眼神以及花卉山石的态势向观者浮现出"气韵活泼"的场景。

  一般认为,《秋庭婴戏图》是苏汉臣南渡后的作品。李霖灿以为,该幅作品创作于北宋与南宋之间。画家通过安静安稳、布满世俗情趣的画面寄托了故国之思,同时也隐晦地抒发了对和安然宁和童真的向往与回味。实际上,从现代的审美来看,画面上的小孩面相略显奇异,大有成人缩小的嫌疑,尤其是身着白衣的小孩,发髻、脸颊好像都是大人的模样。

  苏汉臣是北宋末汴梁人,大概活泼于北宋末至南宋初年,宣和年间任画院待诏,南渡后成为南宋王朝的宫廷画家,隆兴初又任承信郎。苏汉臣还曾在西湖五圣庙和显应观画过壁画,人称"用笔清劲,逼似唐人",颇受赞赏。在进入宫廷画院之前,苏汉臣当过民间画工,山水、花鸟、人物画无所不能,但从现存作品看来,他善画佛道、仕女,尤其善于描绘儿童天真生动的形象。苏汉臣的婴戏图和其余作品都充满了世俗化和大众化的气息,应该说这既与宋人的审美有关,也离不开他民间画工的阅历。

  明人顾炳在《历代名公画谱》中对苏汉臣描绘婴孩的艺术造诣有这样的评估:"汉臣制作极工,其写婴儿,着色鲜润,体度如生,熟玩之不啻相与言笑者,可谓神矣。"此外,还见《南宋院画录》卷二载:"苏汉臣作婴儿,深得其状貌,而更尽神色,亦以其专心为之也……"苏汉臣师法刘宗古、张萱、周?等,笔法细腻写实,敷色秀丽典雅。其代表作品有《秋庭婴戏图》、《婴戏图》等。

  《秋庭婴戏图》属于婴戏题材的风俗画。据载,从晋代开端,儿童形象就已被画家纳入绘画题材中。而婴戏图的真正成熟则是在风气画大兴的宋代。婴戏图,顾名思义,是描写儿童游戏、玩耍的绘画,多借此表示儿童天真烂漫以及节气的欢喜气氛。同时,观者亦可从中窥知当时社会的风俗面孔。因而婴戏图往往包括了丰盛的生活气味和深入的社会文化内涵,兼具真实性和趣味性。

  宋代社会相对安宁,北宋的开封、南宋的杭州都是当时世界上最繁荣的贸易都市,市民阶层扩展,表现世俗生活的风俗画题材不断涌现。为了知足市民的审美和消费口味,宋代的宫廷画家和民间画工不断创作拥有世俗化和商业化的风俗画,如《清明上河图》、《货郎图》等都清楚地反应了当时的社会生活状况。由此,宋代风俗画迎来了我国风俗画发展史的顶峰,从内容题材到表现手段都具备较高的艺术价值和历史价值,是宋代社会文化、生活的缩影。

  作为婴戏题材风俗画的代表,《秋庭婴戏图》虽具宫廷院画的作风,却有别于一般宫廷画或传统文人画。苏汉臣将个人情绪融入细致传神的刻画中,在表现宋人审美情趣的同时,为我们展示了一幅宋代生活的画卷。

上一篇:当代艺术拍卖破冰 中青年实力派作品走俏
下一篇:伦敦这个关于犯罪的展览,聚焦英国百年前的凶器与被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