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24小时播不停:
当前位置:溧阳新闻网 > 法制访谈 >

那时,字典里还找不到抽象这个概念

  • 时间:2016-10-31 12:00
  • 来源:未知
  • 作者:溧阳新闻网

  \

  库普卡

  马塞尔?杜尚曾说:“大约在五十年前,库普卡在自己的画室里举行了一次有意义的新年招待会。不久之后,正像现在人们所说的那样,他开始‘看到了抽象’。然而,在当时,字典里还找不到这个概念呢。诗人阿波利奈尔在谈到此类事物时,就采用‘神秘主义’这一词语……”

  弗兰提斯克?库普卡( Frantisek Kupka,1871-1957 )生于捷克波西米亚的奥普诺,1895 年定居巴黎。他是杜尚的启蒙老师,早期进行过野兽派和立体主义实验,自 35 岁起库普卡的艺术发生了深刻的变化,他试图以卓越的技巧服务于可视外表以外的想像。在风景中,库普卡对于穿过水面看到的东西进行变形,并用冷酷尖利的颜色予以表现。于是,这些物体便具有了独立于主题之外的奇特生命,摆脱了对于真实的屈从,而获得解放。

  库普卡是一位神秘主义者,他对通灵论十分着迷,无论是其早期写实的作品还是后来抽象的作品,都让人强烈地感受到某种内在的神秘感和精神性因素。

\

  牛顿圆盘 库普卡 油画 1912

  在库普卡 1912 年创作的《牛顿圆盘》中,转动的彩色的圆盘是某种神秘力量的象征。一直有象征主义情结的库普卡,在牛顿色盘中运动的色盘是人心灵的再现,心灵中充满不断地力量是生命的呈现,人与强大广裹的宇宙相比是渺小的,但生命是生生不息的。画面纯粹是抽象的,艳丽的纯色色块随着圆盘的旋转就像节奏比较紧凑的音乐一样,色彩的效果令人目眩,黄色和橙色带来一种生命的爆发。一切都是抽象的,一切又都是积极的,生命的哲学带给人们一种信仰。

  库普卡对音乐也情有独钟,认为绘画的形和色,与音乐的要素一样,可以在人的心灵深处唤起强烈情感,他试图在画中描绘时间和运动这些音乐的构成要素。

\

  无定形植物,两种颜色的赋格 库普卡

  赋格曲是复调乐曲的一种形式。赋格最能体现复调音乐复杂而严谨的特点,是体现古典乐理之理性结构的最佳曲体形式。它的基本特征即“模仿对位法”:赋格曲的第一段落,通常是一个具有明确节奏型及音程关系的主题,在乐曲的各个声部轮流出现一次(即呈示部);然后,主题中的某一动机发展成一个插段(也就是所谓的“对题”),与主题分别在各个声部轮流反复出现,除了转调,它们的节奏型与音程关系都会发生微调(即展开部);最后,主题回到原调(再现部),各声部趋向统一,结束全曲。丰富细腻的复调手法,可以将主题发展出各种不同的节奏与调性变化??也就是通过发掘和展示乐音之间的音高关系,比较充分地阐明主题乐句的可能性;这个“说理”的过程本身,则构成丰满的赋格曲,它呈现的是一个高度统一的音乐形象。

  以赋格这样的纯理性分析形式作为比喻,库普卡的抽象画想要探索的是色彩(和构图,但主要是色彩,这是冷抽象绘画的选择;就像复调音乐主要探索的是音高关系,不是节奏关系,节奏型的应用是处在为更好地阐释音高关系而服务的次级位置)之间关系的可能性。从画面来看,《无定形植物,两种颜色的赋格》还是比较清楚的:就像赋格曲中的对题是来自主题、为听者更全面地发现和理解主题的特色提供了一个对比的角度,这幅画中的粉红色(其实在色相上属于紫色,即红+蓝,而蓝色又是绿色的一部分)是来自绿色,经过一系列严谨的、几乎覆盖了全色谱的对比关系分析展开(同时以一个略像人形的抽象构图作为形态的依托,就像赋格曲以舒缓轻柔、相对自由的节奏作为形态依托一样),整个画面以均衡统一的形态结束。只不过,音乐是在有限的时间段中展开的,而绘画是在有边界的二维平面片段上展开。

\

  库普卡作品

\

  Katedrala 库普卡

\

  Oval mirror 库普卡

  1912 年,由于追求“纯绘画”,他的画转向纯色彩抽象的风格。他全身心地投入抽象绘画的实验,并且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就。在现代艺术史上,他是抽象绘画最早和最重要的奠基者之一。其作品以严谨的结构和内部的逻辑,被认为是构成抽象艺术的重要组成部分。

\

  Cathedral 库普卡

\

  Autour dun point 库普卡

\

  Identical eye 库普卡

  库普卡认为:“我认为没有必要去画一棵树,因为人们可以用他们的方式看到比展览会上更好的自然生长的树。我画画,但只画思想,只进行某种合成,如果你愿意,也可以画和弦。”正是他的通灵论思想和音乐的修养,导致了他对于绘画的纯粹性的追求,而最终选择了纯抽象的表现图式。他说:“作为本身就是抽象现实的艺术作品,要求自己由发明出来的成分组成。”

\

  Katedrala 库普卡

上一篇:贝克汉姆:伦敦艺术圈重要推动者,先锋艺术的资助人
下一篇:俄印象派的第一要素:康斯坦丁?柯罗文的艳丽色彩